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猎杀中概股第二季之谍战与鬼影们交手

发布时间:2021-01-20 04:09:06 阅读: 来源: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在做空者横扫市场之后,中概股公司开始反击,多空之战谍影重重。神秘的做空者,既给了市场以提醒与监督,却也利用身份的模糊正躲闪着法律的裁决。如果这场博弈,能让中概股里的鱼目与珍珠都日渐清晰,能让做空者对市场真正形成约束而非干扰,才能生长出一个更为健康的生态

“战争开始了”

二十多家中国概念股被“猎杀”之后,有三家公司发起强势反击。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AL,最神秘的中概股做空者。

邮费6美元,平信,没有寄件人。

“战争开始了。”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纽交所和多交所股票代码:SVM)董事长兼CEO冯锐意识到。

2011年9月2日早上6点来钟,冯锐刚起床,便在北京昆仑饭店的房间内接到公司独立董事的来电,告诉他公司审计师收到一封匿名信,内有一份攻击希尔威“可能存在高达13亿加元的会计欺诈”的报告,长达87页。

这封信同时寄给了SEC(美国证交会)、纽交所、彭博社等。

此时,中国概念股在北美已一片风声鹤唳——数十家公司遭到做空者“猎杀”,二十多家停牌或退市。

希尔威成为了最新的猎物。

湖北人冯锐15岁上大学,1988年赴加拿大读完博士后创业,2003年在温哥华创建了希尔威,在中国和加拿大做银矿勘探和开发。

冯锐两周前已经听到一些被做空的风声,个性强悍的他对下属说,“来吧,我们跟他们干到底!”

希尔威主动公布了匿名信,并在几小时内将95页相关证据(包括中国子公司的工商年检报告、银行对账单、纳税申报表等)上传到官网,制成“反击做空和歪曲”专题。并宣布任命董事会独立委员会对指控进行逐一核实,雇请加拿大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展开独立调查。当日,希尔威股价下跌17%至7.5美元,但几天后逐渐回升至9美元。

但这只是一幕大戏的前奏。很快,做空的博客网站“”上,9月13日-22日连续发表四篇文章,指控希尔威银矿的储量、矿石品位、利润夸大等问题。

市场人士们通常认为,是由著名的做空者 Alfred Little(简称AL)创办的。

希尔威股价再遭重创——仅9月13日当天便跌去19%,市值减记2.3亿美元。

针对攻击,希尔威继续回击——比如指出做空者混淆动态地质储量与储量测试报告的统计口径,比如指出用卡车载重吨推算产量不准确,因为卡车几乎都会超载。

“他们是为了误导投资者、操纵股价。”冯锐估算,做空者在希尔威股票上的获利达数亿美元。

经过近2个月的调查,毕马威的独立审计报告显示:希尔威向中国工商总局报告的收入与其财报中的收入相差不到1000美元;2010年缴纳的企业所得税数据一致;8个月来的财务记录上显示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大体正确,纳税额与收入一致。

12月9日,冯锐拍着厚厚的审计报告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请毕马威花了250万美元,回购股票花了3500万美元,公司市值少了几亿美元。现在这份报告还了我们清白,但构陷我们的人却已经攫取了暴利,至今未受任何惩罚,凭什么?”

他咽不下这口气。9月22日,希尔威将、AL等告上纽约州高等法院,诉其发布恶意操纵股价的看空报告,索赔1亿美元。

冯锐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更早之前,2011年3月,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小家电生产商德尔电器(Deer)也在纽约州高等法院起诉了AL,索赔3亿美元。5月,纽交所上市公司中国清洁能源(SCEI)也对指控其为“庞氏骗局”的AL提起诉讼。

这是2010年以来数十家中国概念股被做空、停牌、退市之后,仅有的三家强势反击的公司。他们有着共同的敌人——AL,最神秘的中概股做空者。

“鬼影”AL

没有人知道AL到底是谁,德尔希望运用法律手段逼“他”现身,而AL则和它捉起了迷藏

2010年以来,AL因看空十多家中国企业而名声大噪,但其身份至今仍是资本市场上的一个谜。

AL的同行,另外四家市场上有名的做空者——浑水、香橼(Citron)、GeoInvesting和OLP Global,都有身份公开的创始人。但AL是男是女,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身在哪里,外界不得而知。

AL最初在门户网站Seeking Alpha上撰写报告,其报告和社交网站Link In上的自我介绍为:有35年投资经验,曾在德勤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4年-2004年间在中国工作;曾是SAB公司顾问;现居住在纽约和上海。

但Alfred Little无疑是一个化名——德尔聘请的私家侦探向德勤和SAB公司征询后均被告知查无此人;而AL在Seeking Alpha网站上曾用过的一张头像,被人发现是一名奥地利籍足球教练的照片。

AL自己也不否认这一点。纽约高院11月3日的公开资料显示, AL在应诉材料中称,原告呈交法庭的3份做空报告和Link In上的自我介绍均“来源不明且无授权”,“就像AL这个名字一样,网上对于AL的简介可以是虚构的,不能作为证据使用”;“(关于AL身份的)这些未经宣誓的、传闻中的声明,不能拿来作为呈堂证供,它们就相当于Google搜索出来的随便一个网站对某个人的评论一样不可采信”。

没有人知道AL在哪里。AL在报告中所留的中国手机目前无法拨通,其在5月份联络过本报记者的电子邮箱已无法送达邮件。

12月5日,“”网站的管理编辑Simon Moore通过电子邮件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原先的Alfred已经退休,且‘通常被认为’是一名美国人。”

德尔公司希望运用法律手段,逼AL在法庭上现身,AL则和它捉起了迷藏。

德尔聘请的诉讼律师是美国证交会原负责调查非法卖空活动的高级官员、律师Robert Knuts。3月底,Robert Knuts通过电邮要求AL提供邮寄地址,以快递或邮寄传票。AL回信道,“请注意我在德尔报告中披露的居住地址是上海,纽约是过去时……出于明显的原因,我更倾向于对我的上海住址保密。我一直愿意公开收回我的言论,如果它们被证明是错的(false),或可能是错的。”

由于AL拒绝提供邮寄地址,8月底,纽约高等法院特批以电子邮件方式向被告AL递送传票,这意味着若30天内AL或其代理人不应诉,AL将可能面临不利判决。

这种情况下,纽约Eaton

灵武天下

欢乐中彩票

丝路2BT(百抽版)

修仙无双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