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图片故事千里高铁归乡路

发布时间:2020-07-13 20:59:21 阅读: 来源:不锈钢螺旋输送机厂家

高长亮(右二)和妻子高庆芳(右一)被高铁列车上的电视节目吸引,两个孩子对车内车外的一切都感到新奇,一刻都闲不下来(1月18日摄)。今年31岁的高长亮2008年从河南安阳来到广州打工,以开出租车为生。他和妻子高庆芳、6岁的女儿高子涵、4岁半的儿子高子豪一家四口租住在远离广州市中心的“城中村”里,已经四年没回老家过年了。女儿转眼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高长亮和妻子打算今年带孩子回老家和亲人过个团圆年。为了节省开支,年后妻子高庆芳和两个孩子就要留守老家了。高长亮说:“不舍得也得舍啊……还是让他们从小在家里边吧,毕竟总要回家的。总不能一辈子在外边嘛……就想在这边多赚点钱,在老家赶紧置套房。现在的房价太贵,还得过几年再说。” 因为错过了最佳购票时间,又不熟悉新的订票方式,在多次尝试网络订票和电话订票无果后,高长亮和几个老乡还是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去售票点排队上。转了几个售票点,结果仍令他们失望:回安阳的普通列车只剩站票了。于是,坐高铁回家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唯一选择。高长亮说:“刚开始舍不得啊,一张票710多元,以前我们坐卧铺的话是377元,多了将近一倍。”不过,眼看着归期将近,为了不让两个孩子在路上受罪,高长亮最终还是狠下心买了回安阳的高铁车票。 2013年1月18日,高长亮一家四口,终于踏上了高铁归乡之路…… 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一家四口在列车上聊天,其乐融融(1月18日摄)。今年31岁的高长亮2008年从河南安阳来到广州打工,以开出租车为生。他和妻子高庆芳、6岁的女儿高子涵、4岁半的儿子高子豪一家四口租住在远离广州市中心的“城中村”里,已经四年没回老家过年了。女儿转眼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高长亮和妻子打算今年带孩子回老家和亲人过个团圆年。为了节省开支,年后妻子高庆芳和两个孩子就要留守老家了。高长亮说:“不舍得也得舍啊……还是让他们从小在家里边吧,毕竟总要回家的。总不能一辈子在外边嘛……就想在这边多赚点钱,在老家赶紧置套房。现在的房价太贵,还得过几年再说。” 因为错过了最佳购票时间,又不熟悉新的订票方式,在多次尝试网络订票和电话订票无果后,高长亮和几个老乡还是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去售票点排队上。转了几个售票点,结果仍令他们失望:回安阳的普通列车只剩站票了。于是,坐高铁回家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唯一选择。高长亮说:“刚开始舍不得啊,一张票710多元,以前我们坐卧铺的话是377元,多了将近一倍。”不过,眼看着归期将近,为了不让两个孩子在路上受罪,高长亮最终还是狠下心买了回安阳的高铁车票。 2013年1月18日,高长亮一家四口,终于踏上了高铁归乡之路…… 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经过7个小时的行驶,列车到达安阳东站,已经穿好厚棉衣的女儿高子涵在乘务员的帮助下走出车厢(1月18日摄)。今年31岁的高长亮2008年从河南安阳来到广州打工,以开出租车为生。他和妻子高庆芳、6岁的女儿高子涵、4岁半的儿子高子豪一家四口租住在远离广州市中心的“城中村”里,已经四年没回老家过年了。女儿转眼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高长亮和妻子打算今年带孩子回老家和亲人过个团圆年。为了节省开支,年后妻子高庆芳和两个孩子就要留守老家了。高长亮说:“不舍得也得舍啊……还是让他们从小在家里边吧,毕竟总要回家的。总不能一辈子在外边嘛……就想在这边多赚点钱,在老家赶紧置套房。现在的房价太贵,还得过几年再说。” 因为错过了最佳购票时间,又不熟悉新的订票方式,在多次尝试网络订票和电话订票无果后,高长亮和几个老乡还是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去售票点排队上。转了几个售票点,结果仍令他们失望:回安阳的普通列车只剩站票了。于是,坐高铁回家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唯一选择。高长亮说:“刚开始舍不得啊,一张票710多元,以前我们坐卧铺的话是377元,多了将近一倍。”不过,眼看着归期将近,为了不让两个孩子在路上受罪,高长亮最终还是狠下心买了回安阳的高铁车票。 2013年1月18日,高长亮一家四口,终于踏上了高铁归乡之路…… 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到了吃饭的时间,高长亮(左一)拿着餐车上的菜单看了很久(1月18日摄),“一个盒饭就要45元,太贵了。”他说。今年31岁的高长亮2008年从河南安阳来到广州打工,以开出租车为生。他和妻子高庆芳、6岁的女儿高子涵、4岁半的儿子高子豪一家四口租住在远离广州市中心的“城中村”里,已经四年没回老家过年了。女儿转眼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高长亮和妻子打算今年带孩子回老家和亲人过个团圆年。为了节省开支,年后妻子高庆芳和两个孩子就要留守老家了。高长亮说:“不舍得也得舍啊…&hellip武汉牛皮癣专科医院;还是让他们从小在家里边吧,毕竟总要回家的。总不能一辈子在外边嘛……就想在这边多赚点钱,在老家赶紧置套房。现在的房价太贵,还得过几年再说。” 因为错过了最佳购票时间,又不熟悉新的订票方式,在多次尝试网络订票和电话订票无果后,高长亮和几个老乡还是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去售票点排队上。转了几个售票点,结果仍令他们失望:回安阳的普通列车只剩站票了。于是,坐高铁回家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唯一选择。高长亮说:“刚开始舍不得啊,一张票710多元,以前我们坐卧铺的话是377元,多了将近一倍。”不过,眼看着归期将近,为了不让两个孩子在路上受罪,高长亮最终还是狠下心买了回安阳的高铁车票。 2013年1月18日,高长亮一家四口,终于踏上了高铁归乡之路…… 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在河南安阳市龙安区马投涧乡上下洞村,高长亮全家终于团圆(1月18日摄)。今年31岁的高长亮2008年从河南安阳来到广州打工,以开出租车为生。他和妻子高庆芳、6岁的女儿高子涵、4岁半的儿子高子豪一家四口租住在远离广州市中心的“城中村”里,已经四年没回老家过年了。女儿转眼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高长亮和妻子打算今年带孩子回老家和亲人过个团圆年。为了节省开支,年后妻子高庆芳和两个孩子就要留守老家了。高长亮说:“不舍得也得舍啊……还是让他们从小在家里边吧,毕竟总要回家的。总不能一辈子在外边嘛……就想在这边多赚点钱,在老家赶紧置套房。现在的房价太贵,还得过几年再说。” 因为错过了最佳购票时间,又不熟悉新的订票方式,在多次尝试网络订票和电话订票无果后,高长亮和几个老乡还是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去售票点排队上。转了几个售票点,结果仍令他们失望:回安阳的普通列车只剩站票了。于是,坐高铁回家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唯一选择。高长亮说:“刚开始舍不得啊,一张票710多元,以前我们坐卧铺的话是377元,多了将近一倍。”不过,眼看着归期将近,为了不让两个孩子在路上受罪,高长亮最终还是狠下心买了回安阳的高铁车票。 2013年1月18日,高长亮一家四口,终于踏上了高铁归乡之路…… 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列车驶入河南境内,夕阳西下,两个孩子看着窗外风景入了迷(1月18日摄)。今年31岁的高长亮2008年从河南安阳来到广州打工,以开出租车为生。他西宁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和妻子高庆芳、6岁的女儿高子涵、4岁半的儿子高子豪一家四口租住在远离广州市中心的“城中村”里,已经四年没回老家过年了。女儿转眼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高长亮和妻子打算今年带孩子回老家和亲人过个团圆年。为了节省开支,年后妻子高庆芳和两个孩子就要留守老家了。高长亮说:“不舍得也得舍啊……还是让他们从小在家里边吧,毕竟总要回家的。总不能一辈子在外边嘛……就想在这边多赚点钱,在老家赶紧置套房。现在的房价太贵,还得过几年再说。” 因为错过了最佳购票时间,又不熟悉新的订票方式,在多次尝试网络订票和电话订票无果后,高长亮和几个老乡还是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去售票点排队上。转了几个售票点,结果仍令他们失望:回安阳的普通列车只剩站票了。于是,坐高铁回家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唯一选择。高长亮说:“刚开始舍不得啊,一张票710多元,以前我们坐卧铺的话是377元,多了将近一倍。”不过,眼看着归期将近,为了不让两个孩子在路上受罪,高长亮最终还是狠下心买了回安阳的高铁车票。 2013年1月18日,高长亮一家四口,终于踏上了高铁归乡之路…… 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左图:第一次坐高铁,高长亮拖着笨重的行李上车,一时找不到放置大件行李的架子,他有些着急。右图:高庆芳(右一)带着孩子们进站,女儿高子涵(左一)好奇地四处张望(拼版照片,1月18日摄)。今年31岁的高长亮2008年从河南安阳来到广州打工,以开出租车为生。他和妻子高庆芳、6岁的女儿高子涵、4岁半的儿子高子豪一家四口租住在远离广州市中心的“城中村”里,已经四年没回老家过年了。女儿转眼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高长亮和妻子打算今年带孩子回老家和亲人过个团圆年。为了节省开支,年后妻子高庆芳和两个孩子就要留守老家了。高长亮说:“不舍得也得舍啊……还是让他们从小在家里边吧,毕竟总要回家的。总不能一辈子在外边嘛……就想在这边多赚点钱,在老家赶紧置套房。现在的房价太贵,还得过几年再说。” 因为错过了最佳购票时间,又不熟悉新的订票方式,在多次尝试网络订票和电话订票无果后,高长亮和几个老乡还是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去售票点排队上。转了几个售票点,结果仍令他们失望:回安阳的普通列车只剩站票了。于是,坐高铁回家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唯一选择。高长亮说:“刚开始舍不得啊,一张票710多元,以前我们坐卧铺的话是377元,多了将近一倍。”不过,眼看着归期将近,为了不让两个孩子在路上受罪,高长亮最终还是狠下心买了回安阳的高铁车票。 2013年1月18日,高长亮一家四口,终于踏上了高铁归乡之路…… 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从广州出发的前一天,高长亮一家在租住的出租屋里合影。过了年,妻子和孩子们都要留在河南老家,一家四口就难得团聚了(1月17日摄)。今年31岁的高长亮2008年从河南安阳来到广州打工,以开出租车为生。他和妻子高庆芳、6岁的女儿高子涵、4岁半的儿子高子豪一家四口租住在远离广州市中心的“城中村”里,已经四年没回老家过年了。女儿转眼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高长亮和妻子打算今年带孩子回老家和亲人过个团圆年。为了节省开支,年后妻子高庆芳和两个孩子就要留守老家了。高长亮说:“不舍得也得舍啊……还是让他们从小在家里边吧,毕竟总要回家的。总不能一辈子在外边嘛……就想在这边多赚点钱,在老家赶紧置套房。现在的房价太贵,还得过几年再说。” 因为错过了最佳购票时间,又不熟悉新的订票方式,在多次尝试网络订票和电话订票无果后,高长亮和几个老乡还是把最后一线希望寄托在去售票点排队上。转了几个售票点,结果仍令他们失望:回安阳的普通列车只剩站票了。于是,坐高铁回家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唯一选择。高长亮说:“刚开始舍不得啊,一张票710多元,以前我们坐卧铺的话是377元,多了将近一倍。”不过,眼看着归期将近,为了不让两个孩子在路上受罪,高长亮最终还是狠下心买了回安阳的高铁车票。 2013年1月18日,高长亮一家四口,终于踏上了高铁归乡之路…… 新华社记者 梁旭 摄

标签:

高铁

千里

故事

图片

昭通职业装订制

丽江订做职业装

衡阳工作服定制

淮北定制西服